首頁 >> 小說界 >>短篇小說 >>一池小說 >> 曾哲:不折不扣之血滋味兒•香娘
                详细内容

                曾哲:不折不扣之血滋味兒•香娘

                时间:2017-07-04     作者:曾哲   阅读

                不折不扣之血滋味兒•香娘


                曾哲,男,1956年4月生于北京。北京作協駐會專業作家(國家一級),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在城市寫作10年后,曾數十次往返西南西北,全身心投入漂泊文學的寫作實踐。出版的主要書籍:長篇小說《呼吸明天》《身體里的西部》《峽谷囚徒》;中短篇小說集《一年級二年級》《藏北草原,我的羊皮襖》《一米二米三》;散文集《西路無碑》《離別北京的天》《轉場•帕米爾高原的消息》;紀實報告文學《徒步•加德滿都到拉薩》《覺建筑》;詩集《遠去的天》等20余部。曾獲第二屆、第三屆老舍文學獎;第三屆、第五屆、第六屆北京市政府文學藝術獎;新世紀首屆《北京文學》獎;首屆《紅巖》文學獎;首屆《長江文藝》獎;《十月》文學獎等20余種獎勵。


                  一個為理想而殉命的奇特的男人。他穿過千山萬水,北疆南疆,就為一個字:美。他一直苦苦追索的美似乎就是香娘,直到他在異鄉一家客棧割破血管……人體是一個奇妙的世界。我走出塔克拉瑪干沙漠,在麥蓋提的一處廢墟過夜時,認識了他。是個搞歷史研究,怪模怪樣的廣東佛山人。他書讀得太多、太雜,走火入了魔。

                  他說歷史是女人的臉,時被寵愛,時被蹂躪。乍看還算嬌艷,細讀只有一嘴、一眼、一耳朵。其他器官全是虛設。

                  我覺得挺神的。他要走遍萬水千山,尋找傳說中的香娘。揚言:執著為血,男女為性,可謂血性。我理解,他不是尋找香姑娘,而是尋找姑娘的香。

                  他把酒壺攥在手中,只露出壺嘴。油油膩膩長指甲,疙疙瘩瘩大骨節。塌鼻梁順延到厚唇,鼻孔里撅出兩撇花白須。喉結像尖尜尜,在雞皮脖子里滾動。腮幫子垂懈,如破舊的趿拉板兒;禿腦殼四周,亂茬茬黃毛。皮膚黑紅,干棗顏色;面孔,宛如翻扣的魚盤兒;凹眶,斜眼;嘴巴半張半合,好像系了松,松了系,怎么也系不結實的大褲襠。

                  他動作輕巧:酒,一小注,一小注,斟酌得小心翼翼。在西域久而久之,把原本宗族丟掉,攪進了少數民族行列。他讓我管他叫吉勒泰。

                  吉勒泰的臉,紫色興奮。大嘴吧唧著羊肉嘟嚷道:你丫對我評價形容,應該算高明實在。他拽出牙縫的筋肉,隨便彈掉。再騰出手,給我倒酒。之后杵過一塊雪白的羊屁股,抵住我的鼻尖。我大口一張,腥膻被嚼得亂濺。

                  吃著,說著。吉勒泰的話不停。即便你丫是宋玉相貌,我是張飛的模樣,都傷不及自然和天性。你丫信吧!心內無法,樣即無法。梧桐月照、楊柳風曳、魚躍鳶飛,我的臭肚囊里感知深切。正所謂吁嗟色相原非相,天地形骸我形骸。歷史乾坤都左肩換來換右肩,我又何須為自己丑相自憐。我身四十,非性四十。愛干啥就干啥,土了就土,俗了就俗。你以為你丫是北京人,就不土不俗?

                  從蘭州到巴丹吉林沙漠的額濟納;翻馬鬃山,守公婆泉。整整四年啊,我才進了新疆下馬崖。跟了我春秋五載的黃驃馬累死,就地掩埋。孤魂野鬼一個人,提著兩只臭腳丫子,過三塘湖到了老爺廟。你都走過?那正好,我可以簡短截說。住的時間最長的是阿勒泰,我名字是在那兒起的。身份證上要幾個漢字,我就順了手。北疆南疆轉悠了十多年,人雞巴溜瘦,屌雞巴賊肥。

                  吉勒泰介紹自己是研究潛史的專家。我說,我是四處流浪的一個傻逼,也干點文字活。他不悅:你丫用這樣簡歷糊弄,我計較,又慚愧。潛史就是野史,野史不野,野史往往更是一部正史。我清楚,長久孤寂,亟需傾吐。

                  我和吉勒泰是在喀什喀爾的長途汽車站,被個新疆女人拉住的。女人用馬馬虎虎的漢話,把我倆引到她的店鋪。有吃有喝,還有整潔的客房。

                  喝酒的時候,女老板在一邊嗑瓜子。吉勒泰很健談,維語、哈語、蒙語、柯爾克孜語、錫伯語。當然,說得更多的是漢語。說興奮、說痛苦,就用粗硬的大手,抽一下嘴巴。

                  女老板哆嗦了哆嗦,磨磨蹭蹭拿走兩個空酒瓶,按按我的手走了。我假裝沒在意。一會兒,她又回來了。

                  吉勒泰指著自己的臉講:我的原色就是蔫驢雞巴。扇完嘴巴再講話,是一個好毛病,人會興奮。不扇,整個臉發麻發僵,說不出人話。他說他最新異、也是終生的考查研究課題是香娘,也就是香人。

                  香人,有意思。娓娓道來,我愛聽,給予鼓勵。

                  就是香從自身來,從自身的體內洋溢出來,像一塊浸泡過馥郁的海綿體。外界給一點柔情、一點壓力,甚至創傷、甚至打擊、甚至摧毀,就會香飄四溢。那種香,絕不是一般的香,更不是香水的。

                  啪——吉勒泰扇了嘴巴,打開話匣子。

                  不要臉,我是個不要臉的男人。老祖宗給了我血骨,給了我頭腦,給了我讀盡天下書籍的條件。可一部《二十五史》,陰文改陽文。3749卷讀完,愣讓我從歷史所跑了出來。跑進荒涼的西北,跑進迷茫的山野。跑進來,我才知道,我的色相這么丑陋。當然也有人夸我,長得深刻。

                  上古到大清,混混沌沌幾千年。殿本之前史書也不老少,全稱為正史。《舊唐書》《舊五代史》《十七史》《二十一史》《明史》,以及《永樂大典》百衲本、標點本等等,更甭說那些“新”什么的雞巴書了。我丑,害臊沒價碼兒,其實全是官刻“監本”。篇首銜御,像皇上賜的一塊墓碑。訛、舛、衍、脫,何人又能精審校勘?

                  就說你的姓吧,也不是善茬。那“曾”字,一筆不差是個“獸”字。你丫情欲上腰,如狼似虎,所向披靡。你丫模樣湊成道貌岸然、五官六正,腦門還貼上“體驗生命”。體驗個雞巴你!

                  我急了:你小子,碰見沙漠的鬼啦,雞巴不離嘴。

                  吉勒泰的臉,紅若火炭。他摸過白酒,含進大嘴。腮幫子紋絲不動,瓶蓋輕松地吐出。

                  我的酒碗被滿上。

                  姑且不說潛史,單從漢高祖算起,到死于1908年的光緒。歸置歸置208個皇帝。這其中只有五個是香人,都活過80歲。像南北朝的梁武帝、南宋高宗和元世祖、武則天。乾隆爺命最香,活到88,他是雙香合一。為啥?因為他的女人伊帕爾汗也是香人,香妃嘛。

                  據說人體內的香氣單傳,男傳乾,女傳坤。所以我課題的最關鍵的一步,是尋找。我思謀,香妃母系一定有后,逮到便是香娘。歡娛是小,佐證為大。但香妃家的線索,猶如蠶繭腰斬,忒多。如今,我只查出香妃祖父來自中亞,是在明末清初作為傳教士到的喀什。這個家族,到香妃的父親阿巴霍加時代,已顯赫于喀什及南疆一帶。

                  人體中并沒香氣,你不是白忙活嗎?我提出疑問。

                  錯!錯!看來非得給你丫舉出些實例。古有西施你丫定是知曉,此人便是香女。春秋時期有關她的文字,我已收集899個。其實,300字足以證實。越王勾踐臥薪嘗膽,乃送西施娛吳王夫差,以毀其志。為何與西施風流一夜,吳王夫差便離她不得?不光光是西施貌美,那宮中漂亮的女子多了去了!歷史只記其表不敘其里,正史怕羞。因為西施從陰道、汗孔分泌香液,彌漫皇幃寢帳,吳王夫差欲罷不能。此香不是粉黛胭脂之氣,史上對這一現象稱為肌香配薰。他們每每行完房事,西施都要沐浴,把一池清泉攪香。以致眾多女子藏匿附近,待西施離去搶取浴水。白日擦身肌膚勝雪,夜灑床榻男性張狂。

                  啪、啪、啪,像三聲響鞭。吉勒泰抽完嘴巴接著說。

                  前漢有飛燕、合德,后漢末年有貂蟬,唐朝有瑤英,清朝有香妃,都是香娘。老話說,男人被女人迷住被妖惑,那是外顯,是視覺感官。史記忽略不齒提到的嗅覺,更重要。氣息超魅力,直奔生理。即便男女有距離,即便隔簾未見,即便黑夜遮蔽。氣息都會穿透阻礙,穿越時空,穿梭編織男女情欲的錦繡。貌美加之肌體香郁,你說哪個男人不迷?傳說她們是肚臍眼兒塞進“息肌丸”,化于體內。純粹妄言!

                  女老板跨在門檻,沖我擺手說,求你點事兒!

                  吉勒泰推出大手掌,擋在我的臉前說:老板娘,離睡覺還早著哪,著哪門子急?他見我揉眼睛,問:你怎么啦?想家了?光顧自己喝,來!干一碗!喝完接著說:我知道你是個受過大磨大難的人,但坷坎,應該造就堅毅。算球,還是說說我的尋覓故事吧!

                  去年秋天,我正在伊犁河下游的巴爾喀什湖一帶,尋找香娘,但一無所獲。正準備回來時,碰到一位哈薩克流浪老藝人。我倆席地湖畔,聽他彈奏薩摩亞。唱歌前他先說上一句特棒的話:“當你降生時,歌聲為你打開博大的門戶;當你死亡時,歌聲伴你進入深沉的墳墓。”

                  告訴他,我在尋找香娘。老藝人說:你要尋找到,就會失去很多,甚至你自己的性命。再告訴他:我要著書立說。老藝人搖頭:著書立說為什么?沒等我回答,他把十二姆卡穆中的一段,彈奏得跟刮風一樣。戛然止住后,他給了指示:克里雅河流域有。

                  臨別,老藝人告誡:尋找的過程是殺自己,尋找到了之后是自殺。即便鮮血流淌盛開芬芳,但一結疤,任你怎么澆灌,也不會疼痛,更不會馨香。

                  我還是去了南疆。克里雅,是從昆侖山流下的小河,極其神奇。據說河水能讓人變異,男的變女,女的變男。河水穿過于闐的新城和舊城之間,繼續下淌,很快就消失在塔克拉瑪干大漠,比所有河的生命都短暫。但你休要小看短暫,短暫的往往驚心動魄。短暫的往往在開始,神秘詭詐。

                  我知道那條小河,小得幾乎在地圖上都找不見,但我還是去了。我翻過慕土山來到克里雅大坂,是炎熱的八月。我從源頭,沿著克里雅河直下。傍晚,來到一個石頭小村。村人的服飾接近維吾爾,可語言令我費解。

                  深夜,我被一泡尿憋醒跑出屋。輕松了之后,才注意到街巷里飄蕩著一種黑色的異香。我驚喜不已,披上皮氅,在巷子里站到天明,聞到天明。我為我的發現而沖動,可它飄逸得尋找不到出處。當朦朧的清晨中,女人們頂著高高的瓦罐去河里汲水時,香氣才隨著河面上的晨霧消失。若不是太陽升起,以為我在世外。我第一次看到黛色的陽光,整個山谷中的村舍和我,像沐浴在濃郁的玫瑰酒中。

                  我醉醺醺回到房中大睡。醒來,開始醞釀陰謀。

                  陰謀了一個白天,夜深入靜,我躡手躡腳,悄悄地來到巷子里。雖然是盛夏,但昆侖雪峰的冷氣滾成團,向這小山村撲來。子夜近丑,我已抖成篩糠,期待的還沒出現。

                  無奈我大膽破釜。所謂的大膽,是我的心理陰暗,我承認。可為了理想,什么都可以犧牲。

                  我挨著窗子,一扇扇扒著向里偷窺。石頭窗子,只有半張報紙那么大。框子的顏色,像西藏的綠松石。里邊懸掛著羊皮子,白天酷熱撩起,晚上冷清再放下。

                  我在的日子里,山谷從未刮過二級以上的風,氣溫和煦,很是宜人。一個個小石窗里,傳出的都是沉美的鼾聲。

                  沒香氣,沒有那股香氣。村子小,只有七八戶。轉來轉去,我轉回到自己的房前。乏累、失落,感到從沒有過的一種無聊。寒冷得打戰,心勁兒都沒了。

                  我要推開房門時,鄰屋透亮的小窗,把我吸引過去。

                  賊眼兒,瞄進窗簾縫。墻角油燈照清炕上,一個全裸豐滿的酣睡女人,團抱著白羊皮。光潔的膚色,令我后腦殼嘣嘣亂跳。我抽完自己的嘴巴,試了試,窗戶太小。真想拿腦袋撞大,鉆進去。回就回去!我沮喪到極點。

                  像是老天在提示,我突然想起,這里家家是夜不閉戶的,房門從來不鎖。簡短截說,我進去了。

                  吉勒泰放下酒杯,連續地扇著自己的面頰。

                  我想聽,催促著:后來呢?

                  吉勒泰的表情,享受又痛苦,以致風采楚楚。

                  后來我倆干完該干的一切。好家伙,干得驚天動地,干得天光放亮:放浪的呻吟,驚動了村莊里的娘兒們。大木門,咣當被撞開。她們的健壯,個個像這炕上的女人。把我堵在屋里,按在炕頭,翻來覆去,足足收拾了我三個時辰。然后把我扔進浮著冰凌子的克里雅河。

                  我疑問:村莊上的男人沒揍你?

                  所有的爺們兒都去和田送玉石了,大雪封山前才回來。

                  吉勒泰吧唧了幾下嘴:要說我也真不是東西。咱是哥們兒,不瞞你!結果,我現在連個騾子都不如。河水忒涼,從此錘子變成了蔫黃瓜。現在我連母狗都不敢瞧,你說我這禽性。按說鋼刀越磨越快,淬火更鋒利!

                  酒館里靜靜的,我和吉勒泰守著一桌殘羹剩菜。一個身影閃過,老板娘的臥室,關了燈。

                  女老板,竭盡好吃好喝伺候我倆。她也不失時機,向我一次次提出乞求。其實人挺不錯,要求也不過分。可我成心,假裝不耐煩地揮揮手說:等等,走前一準兒滿足你。

                  喝得太多,吉勒泰的臉色,定格在灰白。他想去內蒙古草原,尋找最后線索。說:再尋不到,我必死無疑。他又抽嘴巴,左右開弓,力量大,連續性,手不停。

                  拉住瘋狂絕望的吉勒泰。一股黑黑的鼻血,流到褲襠上。齜咧的厚唇,暴露著排列無序的黃色大牙。

                  我把勸解的話咽到肚里。拿羊腿棒骨,為他擦血。

                  一股怪香飛揚出來,像一面金光的旗幟,呼啦啦在我眼前飄蕩。我驚叫:聞到了!你沒聞到?

                  什么?吉勒泰問。

                  我忙不迭地說:香味兒!你體內,血里邊的香氣。

                  沒有哇!沒有聞到啊!他搖晃地站起身,干掉一碗酒,啪、啪、啪,抽得不痛快,搶過我手中的棒骨砸臉。鼻孔血流如注,香氣彌漫。我趕緊奪下,扔到墻旮旯兒。他一邊把血胡亂涂抹,一邊歇斯底里地喊道:沒有!沒有!臭雞巴香味兒,你到底在哪兒啊?我聞不到!我一點兒也聞不到!

                  箴言:花兒不知香。人不僅應該自己認識自己,還需要別人來幫助認識,甚至是宇宙人。

                  吉勒泰像小孩子,沮喪地撲倒酒瓶,趴在桌子上嗚嗚地哭起來。血在桌面漫流,芬芳滾落。在地板上徜徉,屋中宛若百花盛開。最后凝固了,香氣倏地消逝。

                  好久好久,吉勒泰停止了哭泣,像在熟睡。好久好久,他慢吞吞地抬起血淚的臉說:你去吧,老板娘還在等你。我聞到了,真的我聞到了。

                  我實在幫不了什么,讓他慢慢反省吧。我站直尚存知覺的雙腿,告訴吉勒泰,別再扇自己了,這世界該扇的太多。

                  我回到臥室,悉心聽著他的哭泣。東窗泛白,才睡著。

                  老板娘搖醒我,喊叫著:吉勒泰瘋了,要自殺!

                  吉勒泰瘋了,我一點不驚訝,可說他要自殺,真急了。

                  我跑出旅館,跑到大街。大街的十字路中央,被圍得水泄不通。隨著一個吆五喝六的警察,才擠進去。

                  吉勒泰倒在血泊中,動脈被割開,血流已經緩慢。隨著凝固,香氣消失殆盡。正是上班時間,人們漸漸散去。散去者,會很快忘掉。不是他想象的那樣,讓天下知道他是香人,讓所有的觀眾記住熱血的芬芳。的確不是,的確,記憶的血痂很快就會脫落。

                  我真的不該告訴他。在自責中,我的嗅覺失靈。從此懼怕鮮血,以致一攤紅色的墨水,都會讓我歇斯底里地咒罵。吉勒泰身上的臭毛病,全都傳染到我身上了。

                  按照吉勒泰身份證的民族成分,按照當地的習俗,清洗后的身體白布裹嚴,用移尸木匣子,抬到東郊墓地人葬。

                  老板娘張羅,為吉勒泰舉辦了一個類似悼念會的活動。后堂來了許多人,我都不認識。

                  念經開始,韻律極清寧,極安撫,像一首長長的充滿哀怨的挽歌。吉勒泰的靈魂,也隨之環繞幾圈,遠去。留下一道嚶嚶的回響……

                  儀式后,人都散去。我和吉勒泰喝酒的桌子邊,一個老人彈著薩摩亞在歌唱:

                  當你降生時,歌聲為你打開博大的門戶

                  當你死亡時,歌聲伴你進入深沉的墳墓

                  我昏睡兩天,緩過精神準備出發。上昆侖,進西藏。晚上,我滿足了老板娘的要求。給她的店鋪,留下了兩個字:舞熱。寫完一掄手,甩掉毛筆,背包上肩,走出店門。

                  老板娘跟在后邊說:都十一月啦,昆侖山上下大雪了!天這么黑,明天走吧,再求你一次。

                  走路的人自由,不管風雪,不管白天黑夜。


                  (原載《北京文學•原創版精彩閱讀》2016年第8期)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皇都彩票 www.3398766.com | www.33sunncity.com | www.7239w.com | 9949t.com | www.7720r.com | www.hg9209.com | 188.cc | www.81866u.com | www.8905v.com | 81366b.com | qy93.vip | www.8899gvb.com | 33567e.com | www.xsj900.com | www.535761.com | www.652776.com | 11cc8332.com | www.28000b.com | www.yc7701.com | 738055.com | www.s063801.com | k99345.am | www.jinsha300.com | www.68993233.com | aa33332.com | www.9679b.com | www.50732g.com | pj88688.com | www.xpj540.com | www.711448.com | 56787bb.com | www.5203666.com | sxrkrdjq12.com | alifa978.com | www.0066psb.com | 3559dddd.com | www.0151u.com | www.6hcczz.com | hh4675.com | www.444jyh.com | 4789801.com | www.yh201422.vip | www.60108x.com | hg96.com | www.79500d.com | www.77114v.com | www.a8a8890.com | www.aobo190.com | 23800t.com | www.62266.cc | www.265553.com | 624221.com | www.6653.com | 3467s.cc | www.cs55222.com | www.799657.com | 2649yy.com | www.42842817.com | 8181394.com | www.yh269831.com | www.61233u.com | www.63877p.com | www.7782f.com | 033f.net | www.759027.com | 6868mm.cc | www.833373.com | www.770935.com | uu3864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