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界 >>短篇小說 >>一池小說 >> 我們為什么熱愛處女
                详细内容

                我們為什么熱愛處女

                时间:2017-01-22     作者:李少君【原创】   阅读


                處女.jpg


                云嘉莉是詩歌界大名鼎鼎的美女,我早已知道她的大名。詩歌界說大也大,中國十三億人口,寫詩的起碼幾千萬吧,說小卻也小,尤其詩歌寫得好又漂亮的美女詩人尤其少,就那么幾個,為大家津津樂道。八十年代的公認是翟永明,小翟(大家親熱的昵稱,好像鄰家女孩)曾經是多少人的偶像和夢中情人啊,就是小翟這個稱呼,也讓多少人夜不能寐啊,最后還是讓油畫家何多苓成功了,把小翟畫在畫中,讓小翟的光輝形象能夠永遠保存下去、流傳下去。想想會害死后世的多少情種啊。即使現在看起來,小翟也不失資深美女的風韻,讓我們這些詩壇后輩也以認識她為榮。如果能讓她記住我們的名字,并沖我們笑一下,就足夠讓我們寫上幾十首詩啊。熟悉詩壇的都知道,現在詩歌界吟詠小翟的詩就不計其數,讓我們分不清真假,到底這些小子們是真跟小翟熟還是假跟小翟熟,但這已足夠讓我們羨慕死了。九十年代,再沒有出現小翟這樣的詩壇超級大美女,可是美女詩人還是有的,為了不讓她們為第一的名頭爭得你死我活,在這里,我就不一一點名了。這些美女詩人外界不一定了解,可是在詩歌圈子里耳熟能詳,她們的一舉一動,她們的行為動向,都是詩人們熱衷談論的話題。詩歌+美女,這是多少人的夢想啊。像小翟那樣的,更是要多少年甚至多少代才能出現一個啊。

                所以云嘉莉一出道,不出三年就已名動天下。云嘉莉據說出身藝術世家,父親是著名音樂教授,母親是演員,所以云嘉莉天生麗質。十六歲時,云嘉莉一組關于自然景物的詩歌引起關注,迅速成為詩壇新的亮點人物。那時云嘉莉剛剛高中畢業進入大學,于是她所在的大學迅速成為當時校園文學的一個中心,多少人為云嘉莉廢寢忘食,就為見她一眼,為她寫上無數愛情的詩篇。但這些人還沒來得及把自己的詩歌獻給云嘉莉,云嘉莉就被法國鬼子先下手為強,給她獎學金,把她弄到巴黎留學去了。但是,盡管如此,據說云嘉莉最牽掛的還是國內的詩人朋友,她仍然不斷出現在各種民間官方的詩歌刊物及網站上,仍然間接參與國內詩壇的活動,比如評獎啊,年度選本啊什么的,她都掛著名。所以,盡管云嘉莉出去兩年多了,詩歌界仍然不斷盛傳她的各種消息。我從來沒有見過云嘉莉,但讓我注意云嘉莉的除了她的詩,反倒是年輕詩人們對她有一種不同于對待其他女詩人的態度。

                大家都知道,文壇、詩壇都是一個是非很多的地方,烽煙四起,吵罵不斷,互相不服氣,互相攻訐。尤其對于女作家、女詩人,大家熱心傳播的多半是她們的私生活,各種桃色新聞、緋聞,比如某某又和某某搞上了,某某為了什么崇高目標又勇于獻身了,甚至有女詩人把她跟八十多個男詩人搞的日記貼在了網上,引起詩壇大亂,雞飛狗跳,雖然沒有具體指名道姓,全用XXX代替,但也讓詩壇熱鬧了半個月,有過一腿的男詩人沾沾自喜,暗暗得意,沒有的黯然傷神,最后也沒怎么樣,也就相當于上了一次排行榜或一百零八將名錄之類。我對這些早已見慣不驚。我在詩壇多年,雖然自己不寫詩,卻是與詩人打交道最多的人,因為我是詩歌評論家,手里還掌握一個權威年度詩歌選本的定奪權,我是主編,所以詩人們都很熱衷和我聯絡,把各種消息在我這里散播,我這里經常云集各個派別、各個圈子的各種新聞或者謠言,好在我自己倒是能置身度外。我自己不寫詩,但都公認我比較懂詩,可能就是因為我這種態度,我中立、客觀、公允,其他選本都只是幫派之選本,沒有太多公認的權威性,唯有我的選本,一視同仁,只要詩好就行,這是我的立場。甚至那些罵過我的人,我也不計前嫌,只要他們寫出了好詩,我照樣選,這就使大家無話可說了。而越這樣,反倒罵我的人少了。我的評論也基本如此。這樣,我這里反倒成為了詩壇的一個奇怪的小小的中心。 

                前面我說了,關于云嘉莉的消息,我聽到已經不少了。而且曾有不只一個詩人說要把云嘉莉介紹給我認識,你一定要認識!他們的口氣不容否決,好像是他們最寶貴的一個什么東西要隆重展示給我看似的。而且個個都顯然把云嘉莉當成他個人的珍藏品,口氣里還有點暗暗得意的。但奇怪的是,云嘉莉居然幾乎沒有負面新聞,從來沒有過對她不利的消息,有的只是她獲了什么獎、參加了什么國際詩歌節之類的,而且人人似乎都認為她獲得這一切理所當然,眾望所歸。真是讓人覺得難以置信,這一次好像整個詩壇達成了共識決定推出一個詩歌玉女似的,連云嘉莉和哪位白馬王子談戀愛的消息都沒有,有的只是誰誰為她傷心欲絕寫了多少愛情詩或某某博士什么的對她一見鐘情,而這種消息幾乎都沒有下回分解或懸念,全都是單相思,結果都免談了。這樣的傳奇我聽多了,我覺得有點奇了怪了,在詩壇,這種似乎聯合起來存心要捧一個美女詩人的情況太罕見了,太不可思議了,太不正常了。而尤其讓人覺得難以置信的是,居然還有一種幾乎像秘密的說法,以耳語的方式鬼鬼祟祟地傳播,就是說云嘉莉還是一個處女。處女在現在這個社會里已經像熊貓一樣成為瀕臨絕種的珍稀動物了,何況云嘉莉已經年近二十,還在巴黎那樣的充滿浪漫異國情調的花花世界里,這樣的神話只有白癡瘋子才會相信。可這一次,不知怎么啦,不少看起來還正常的且想象力也不錯的詩人都信誓旦旦地跟我說,聽說云嘉莉還是處女。他們還很當一回事似的。我只要面露懷疑,他們就馬上異口同聲地說他們很相信。好像云嘉莉是他們的偶像,是他們決心和堅決維護的美女詩人模范。大家都知道,詩人大多不靠理智生活,所以我也懶得和他們爭論,只要稍微有點腦筋,你能相信說—個他們壓根沒見過面的女孩子、而且是漂亮的女孩子是處女的說法嗎?沒有比這更荒唐的事情了。而他們居然全體—致地相信這種天方夜談。一個女孩子是不是處女,要你試過之后才知道,我承認我有點下流地在心里說。他們居然連這么簡單的道理都糊涂了,這種起碼的常識也犯錯誤了。詩人有時真的弱智啊!可是大家知道,和詩人你不能談道理,而且詩人瘋狂起來不可收拾,你若侮辱他們的尊嚴,可能會連小命都不保。至于寫絕交信之類,更是小菜一碟,你很可能因某次不同意他的觀點就被他開除出同道朋友的名單。所以我的懷疑永遠只能悶在心里,是絕對不能說出來的,即使和一兩個人悄悄說也不行,很快就會傳開的,那樣我就會成為眾矢之的。這樣的事情,我這么聰明的人是不會做的。我和詩人們打的交道太多了,我不能犯這樣的低級錯誤。我只能承認在云嘉莉這件事情上,整個詩壇都他媽暈乎了。我是堅決不相信他們的那些裝神弄鬼的東東的!這樣荒唐的傳奇幸虧只是在詩歌圈子里流傳,要傳到圈子外去會讓人笑掉大牙的。

                到了這里,我得先來簡單介紹一下自己了。我叫林西望,是一所著名大學的年輕副教授、文學博士,外表上,我是一個溫文爾雅的人,優秀教師,但另一方面,我卻是很厲害的情場殺手锏,我還沒有結婚,但為了我朝思暮想、茶飯不思的就有過一位女老師、兩位女白領、一位女模特,一位女主持人和一位女老板,最后當然我都成功脫身,至今與她們還保持友好來往,偶爾再來一次一夜情。有人說,一個男人要泡到一個女孩子并不難,難的是如何成功地拜拜。這才是檢驗一個情場殺手水平高低的試金石。我之所以能如此成功,我自己分析有兩大原因:一是我長了一張奇怪的、永遠長不大的臉,有詩人形容為是魔鬼與天使的混合。說是天使,因為我這張臉長的如此奇特,看上去如此年輕,幾乎沒有一個女孩子準確地猜出過我的實際年齡,而且差距是在15歲—』歲之間,最大一次猜我二十七歲,而且那個女孩子馬上自我否定了,她們大多認為我大學剛畢業兩到三年。至于有沒有結婚,她們想都沒去想,理所當然認為我肯定沒結婚,剛涉人世急需女人照顧,她們馬上就問都不問我是否同意就毛遂自薦地搬到我宿舍來了。而其實,我已三十五歲整了,不年輕了吧。你們想想看,這才是最可怕之處,我有一顆雖還沒有歷經滄桑卻熟諳人生的心,卻長著一張永遠年輕的臉,這太容易讓女孩子迷惑以至迷失了,她們在我面前因此個個變得昏頭昏腦,完全陷進去了,把致命的要害都暴露給我了,沒有一點遮掩和秘密,而這對于女孩子是最危險的。這樣我就很快明白了該如何應對她,把持她,控制她,所以我每次心平氣和地理智地和她們分析我們之間不合適比如跟年輕的說我太大了跟大一點的說我以后等她老了還會這樣年輕會顯得不相配并提出分手時,她們居然極端信任我是為她們著想并熱淚盈眶地同意了,并且仍然沒搞清楚我的真實年齡,當然事后反應過來后悔的不少,但我又名花有主,對不起了。所以每一次戀愛我總是玩得得心應手。二是我對女孩子總的來說很溫柔,而且擅長甜言蜜語,這是我的殺手鉗,一般女孩子都受不了這個,幾乎沒有招架得住的。高雅與低俗的話題我都拿捏得恰到好處。我自己形容我本質上是紳士,當然稍有些好色,有的人則本質是流氓,卻裝紳士,這樣的男人往往麻煩很多,會讓女孩子深惡痛絕。而女人是最不能得罪的,連孔老先生都說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近之則遜,遠之則怨怒,太親近與太疏遠都不行。孔老先生的話幾乎都是千古名言啊,人生至理啊!而我對女孩子的態度是外近內疏,這樣一來她們永遠摸不透我,甚至有好幾個女孩被我委婉勸退后還忠告我,你不要對女孩子太好,你對她們太好,她們會欺負你的。我聽了心里暗暗發笑,表面上卻很誠懇地點頭。當然我有一個原則,絕不和我的學生發生情感糾紛,不管她們如何勇敢進攻,決不,否則會釀下多少因此終身不嫁的人間悲劇啊。我幾乎是所有我教過的女學生的偶像。可以說,除了工作,我是以談情說愛為人生的最大的樂趣的,因此我總是精神飽滿,充滿活力,信心十足的樣子。而這更增加了我在女孩子面前的魅力,哪個女孩會喜歡那種無精打采、萎靡不振的倒霉蛋呢。當然,也有人略帶諷刺地總結說我總是紅光滿面、神采奕奕的原因是愛情太多了,不要太幸福哦!我當然知道這里面有點羨慕,也有點嫉妒。

                接到去三亞參加天涯國際詩會的通知時,我還有些猶豫,因為這段時間課程很緊。但后來剛好碰上剛剛擺脫一場拖得太久的愛情,正好想散散心,離開北京一段時間。于是定了機票直奔三亞。三亞我以前去過一次,第一天是在亞龍灣游泳,第二天感覺更妙,到一個叫吳波洲島的小島上潛水,晚上在沙灘上看露天電影,那種感覺我至今難忘。你想想看,天高云低,靜寂無人,在無邊的夜色中,在一個四面都是深藍色海水的小島的沙灘上搭起銀幕,我們在岸上看電影,魚兒們則在水里看電影,而海風溫柔地吹拂著,你想想都不能自己。那一次自然是和一位女孩去的,她是模特,去拍外景,我則順便旅游。那也算是我的愛情生涯中最美好的回憶之一。所以,我對三亞印象極好。在我心目中,三亞是一座浪漫美麗之城,是有很多美好故事和愛情傳說的。我在飛機上時,看到不少游客模樣的漂亮女孩子,就很有些蠢蠢欲動。何況還是一次國際詩會。沒想到當天下午到達我就有了艷遇。

                還是在歡迎宴會上,我們那一桌坐的都是比較年輕的詩人,實際上,這次詩會上的年輕人好像也就剛好這么一桌。我的對面有一個看上去三十來歲的女孩,長得比較端莊;穿得挺精致,一身似乎都是名牌。她頻頻向我敬酒,旁邊的詩人們就開始起哄。也不知她是喝多了還是來真的,后來就說她早聞我的大名,還說我是她的偶像。哇!詩人們大叫。偶像唉,喝,喝,喝,起碼三杯。于是我也半醉半醒地和她又干了三杯。宴會之后,她又開車拉我們去一個海邊的小酒吧坐坐,天啊,里面美女如云,我都幾乎眼花繚亂了。后來那個叫眉青的女孩告訴我們,這里正好趕上中國小姐選拔賽,所以全國的美女們都云集三亞。我們這才緩過神來。后來還發生了什么事情,我是一概也想不起來了。

                只是記住了眉青是三亞一家珍珠店的女老板,她說為了說服老邁的詩會組委會主任請僅寫詩歌評論的我來,她贊助了這次詩會五萬塊錢,當然,她還偷偷告訴我,說她早年也寫詩,但后來經商,若跟別人說自己寫詩,肯定會成為眾人嘲笑譏諷的對象。不過她最近確實又忍不住開始寫起詩歌來了,她希望找機會讓我看看。

                聽見鑰匙開門的聲音,我醒來了。睜開眼睛,同房的詩人許小溪回來了,和他同時進來的還有詩人張云夢,“起來了?”許小溪問,我哼了一聲,“你昨晚喝多了吧?我回來時看見你睡得真死,推都推不醒”,我哦了一聲。我問幾點了,他們說十一點了,上午的開幕式已經結束了,“有意思嗎?”“全是一幫老朽,老年人太多了,占了百分之七十”,張云夢憤憤不平。張云夢其實屬于白道黑道都還混得不錯的,但他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被重視得還不夠,總是心里不平衡,逮誰罵誰。許小溪說詩會請老人太多,“詩歌,應該是年輕人的事情,與老年人無關”,可能是在張云夢的情緒感染下,溫和的許小溪也斬釘截鐵地武斷起來。我開始漱口洗臉,從衛生間里出來時,聽見他們兩個在爭論什么,“我在名單上看見他了,真的”,一個說,“怎么可能,他會專門回來參加這個破詩會?”另一個說,“那也不一定,聽說老詩人也很認他,完全可能”,“那剛才開大會時怎么沒看見他”,其中有一個啞口無言了。我有點好奇地問:“你們說誰啊?”張云夢回答:“好像云嘉莉也來了”,“絕對不可能,你看錯了,”許小溪說,我“哦”了一聲,繼續梳頭發,說句老實話,我這個時候更惦記著昨晚和眉青她們喝酒時有沒有發生什么事情,而不是那個被神化的云嘉莉。張云夢似乎還是不服氣,說干脆我們去組委會看看,許小溪說好,他們又問我去不去,我說我不去了,我過一會直接去餐廳。他們仍然爭論著下樓了,至于嘛?就為這么一件事,我在心里說,真無聊,來了又如何?會使詩會檔次提高?當然,我知道張云夢是詩歌界有名的登徒子,看見女孩子就追的。不過,詩人好色才顯詩人本色嘛。

                我去餐廳時,已經人滿為患了,一進門就看見昨晚一塊去喝酒的劉瀟向我招手,我坐過去,“上午怎么沒看見你?”劉瀟問,“喝多了,一直睡到現在”,“你還記得誰送你回來的嗎?”我看著劉瀟,他咧開嘴巴一笑,“我和眉青,最后就剩下我和她清醒,不過后來我也先走了,”我斜著眼睛看劉瀟,“至于還有什么情況,你就要去問眉青了”;劉瀟還是笑,我也故作深沉地微笑了一下。我確實毫無印象了。我東張西望了一番,中老年詩人確實太多了,只有很少的幾張年輕的面孔,年輕女詩人更是罕見,好像只有兩三個。我暗暗嘆氣,看來不怎么有趣,明天還是自己安排日程吧,眉青應該知道三亞哪些地方有意思。我又朝最邊上的一桌看了一眼,眼睛突然一亮,有一位長得很醒目的女孩子,遠看很清新靚麗,笑的時候更是讓人心里一動,好像還只有十八九歲,什么人?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可能是工作人員吧,有時侯往往是這樣,開會的乏善可陳,搞接待的工作人員卻有些不錯的。這一點,經常開會的我尤其有經驗。也許是我產生了幻覺,我覺得那個女孩子也很注意我,認真地看了我好幾眼,可當我去捕捉她的眼神時,她又閃開了。我心里一動,看來有戲。

                吃到一半,詩人們開始互相敬酒,場面有些混亂。我一直有些心神不寧,吃飯時也心不在焉。看那女孩站起來去打飯,就迎過去攔住她,“你是誰?”她像—只小鹿一樣有些害羞,退后一步,輕聲說:“我叫云嘉莉”,我一愣,“你就是云嘉莉?”“是啊”,她的眉毛動了動,“怎么啦?”“哈,”我一笑,“好多人跟我提起你,說要介紹我們認識,今天真是幸會”,我有些夸張地伸出手,“我叫林西望”,“你就是林西望?”這次輪到她吃驚了,“如假包換”,我說,“我還以為你起碼四十多歲了呢”,“是啊,差不多”,我微笑著說,她以為我開玩笑,笑得更開心了。我們馬上交換了名片,看人來人往的,說好找時間再聊。

                我回到桌前繼續吃飯,這就是聲名赫赫的云嘉莉,不過一個小姑娘嘛,給他們說得好像什么神仙天使一般,不過看起來倒蠻純真的。我想著,笑意溢了出來,劉瀟看了我一眼,“你怎么啦?”“沒什么,”我笑著搖了搖頭。劉瀟站起來去別的桌敬酒去了。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一回頭,是張云夢,“西望,來,我給你介紹一下”,我再一看,還有云嘉莉,我差點想笑,但看一向漫不經心滿不在乎的張云夢如此一本正經鄭重其事,就拿起酒杯,去看云嘉莉,她調皮地沖我眨眨眼睛,我也心照不宣地擠眉弄眼了一番,張云夢還毫無察覺,仍然認真地介紹,“這是云嘉莉,這是林西望”,“幸會”,我伸出手,“請多關照”,云嘉莉也伸出小手,我感到手里握住了一個小小的柔若無骨的溫涼之物。張云夢帶云嘉莉離開了,旁邊一位詩人開玩笑說張云夢似乎從來沒有這么溫柔過,而且很乖的樣子。

                吃完飯,我在大堂站了一會。這個酒店的大堂本身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站在大堂的任何一個位置,都可以看到一邊是黛色的青山,一邊是湛藍的大海,大堂是敞開的,通暢的,沒有裝空調,柔軟的清風穿堂而過,讓人心曠神怡。我看見云嘉莉在兩位護花使者的保護下走過來,云嘉莉滿面含笑,兩位使者都很虔誠,爭先恐后地和她搶著說什么,那表情,在我看來,有點像臣仆討好公主的味道。其中一位居然就是許小溪。我正準備和他們打招呼,許小溪看見了我,有些夸張地向我招手,“西望兄,來,來,”我走過去,云嘉莉笑吟吟地看著我,正要點頭,許小溪已隆重其事地介紹,“這位是林西望”,然后轉過身,“這位是云嘉莉,”我只好沖著云嘉莉會意地一笑,“久仰大名”,“如雷灌耳”,云嘉莉也俏皮地說,許小溪有些狐疑地看著我們。我收起笑容,問:“你們在討論些什么呢?”許小溪說:“也沒有討論什么,隨便聊聊,嘉莉過兩天就要走了,從上海直接回巴黎”,“這么快?你專門來開這個會?”我回過頭來問,“也沒有,主要回來看看爸爸媽媽,”云嘉莉說。小溪看我們聊得很歡,和另一位詩人去旁邊了。“很奇怪,”我看著云嘉莉說,“很多人都想把你介紹給我”,嘉莉笑笑,我發現她笑起來真是顯得可愛純真,像花突然開了一樣,燦爛的綻放驀然照亮了周圍。我問她怎么這么急著走,她說本來沒打算來,回國事情太多了,但這邊很熱情,不好推卻,就來了,還遲到了一天。我又問她在法國學什么,她說主要學設計。說著說著,她的眉頭突然皺了一下,不知為什么,我的心也被牽扯了一下,“我得上去吃點藥,肚子早晨有點不舒服,”她的臉色也顯得有些暗淡,我莫名地覺得很痛惜,就說我陪你上去。在電梯里,我們沒有說話,互相對視了幾眼,每次她都要笑一笑,我很想伸手去摸摸她的臉或頭發,又覺得太唐突,還是放棄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我從未如此顯得小心翼翼。

                下午開會時,云嘉莉一直坐在最前面認真聽。我在后面漫不經心,也不知下午討論了些什么。好不容易熬到散會,我有些焦躁,按捺不住了。可是云嘉莉被好幾位老詩人圍住在說什么,我只好悶悶地一個人走,后面有人拍肩膀,是劉瀟,“怎么啦?很郁悶的樣子”,“這會開得沒什么勁”,我垂頭喪氣地說,“你知道嗎?云嘉莉來了,”劉瀟很神秘地湊近我耳朵說,我正想說我知道了,劉瀟突然用一種很矜持的口氣說,“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云嘉莉”,我一回頭,云嘉莉就在我身后,“這是林西望”,我嘆了一口氣,裝模作樣地握住云嘉莉的小手,說:“怎么那么多人想把你介紹給我,我只能想到一種解釋,就是他們都覺得我們倆很相配,所以一定要把你介紹給我,”云嘉莉一笑,劉瀟也笑了,“林西望,你小子不要欺負人家嘉莉哦,”我又假裝嘆了一口氣,“我怎么可能欺負呢,疼愛還來不及呢”,我們笑著涌向餐廳。

                餐廳里已亂成一團,比昨天氣氛更熱烈,詩人們互相碰杯、敬酒,合影留念,昨天在飯桌上剛認識的老詩人姚彬舉著個相機到處拍照,姚老詩人拍著拍著,突然對我說:“小林,你過來一下”,我站起來,他拉住身邊穿著連衣裙的云嘉莉一推,“你們兩個應該合個影”,“真是奇了怪了,”我說,“個個都想把我們兩個湊合到一起,是不是因為我們看去太相配了,”“對啊,簡直是金童玉女,”姚老詩人大大咧咧地說,“你們兩個拍出來絕對好,年齡形象非常搭配”,云嘉莉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我雖然厚著臉皮的樣子,卻有些不太自然了,心更是一下子就軟了。“來,親熱一點”,姚老詩人說,很多人把注意力轉向我們,還有些人也舉著相機過來拍,連餐廳里的服務員也很羨慕地看著我們。“好家伙,真成明星了,”我邊說邊把手搭在云嘉莉裸露的胳膊上,很多閃光燈快速亮起,“是不是特像情侶照”,我笑著說,“哪里只是像,簡直就是情侶照”,一位青年詩人起哄說,我假裝擔憂地說,“天啊,不會拿到報紙上去發表吧,”我輕聲對云嘉莉說,“那你男朋友就要生氣了”,云嘉莉轉過身,我看到一絲羞澀掠過她的眼角,“沒關系,我沒有男朋友”,其他詩人散開了,我和云嘉莉小聲交談著,張云夢走過來,有些夸張地驚嘆說,“你們真像一對小情侶”,我去看張云夢,這次他倒一點也沒有酸溜溜的勁,很真誠也很羨慕的樣子。我看到云嘉莉又迅速地紅了一下臉。

                我們坐下來,云嘉莉坐在我身邊,再過去是張云夢。云嘉莉突然很關心地問張云夢,“你的傷口好了嗎?”張云夢卷起衣袖,手臂上有被什么劃破的幾道傷痕,“還好,涂了點紅藥水,不那么疼了,”一向憤世嫉俗趾高氣揚的張云夢居然像一個乖孩子似的輕聲細語,“還有地方沒涂到,我再給你涂點”,云嘉莉很仔細地看著傷口,張云夢拿出藥水瓶和棉簽,云嘉莉很自然很認真地用棉簽沾了藥水,輕輕涂著,大家馬上起哄來,張云夢居然有些羞澀地解釋,“不小心碰到欄桿了”,“是嗎?不是追女孩子給抓破的嗎?”大家嘻笑著,只有云嘉莉沒有笑,自始至終很細心地涂藥,還用小嘴輕輕吹了吹傷口,那一瞬間,我真希望自己是張云夢。我有些坐立不安,故意大聲說:“云嘉莉,你要當老婆肯定是一個好老婆”,過了一會兒,我又笑著說,“云嘉莉,你在巴黎找了男朋友沒有?”云嘉莉似乎感到意外,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看了我一眼,搖搖頭,“那你干脆嫁給我算了”,大家都開心地笑起來。云嘉莉又一次臉紅了。

                說句老實話,我后來就一直心神不寧,腦海里不時浮現云嘉莉羞澀的甜美的笑容,眉青早給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我只想和云嘉莉在一起,這樣我才能心里安靜一點,安穩一點。

                吃過晚飯,當地詩人小關約我們去海邊走走,我們一行在沙灘上稀稀拉拉地走著。不知不覺,我和云嘉莉走到了最后。我假裝隨意地問云嘉莉,“你以前談過戀愛嗎?”“這是秘密,不告訴你”,云嘉莉眉毛一揚,調皮地嘴一咧,露出潔白的小小的牙齒,還有一點害羞,這可愛的神情讓我心里一陣顫動,差點透不過氣來,“你到底多大了?”我又問,“這也是秘密,不能告訴你”,她的微笑再次如清風拂過水面,在我心底濺起點點漣漪,好在我久經情場愛海,沒有馬上暈過去。我很鎮定地開玩笑說:“女孩子不要秘密太多,否則很容易老的”。云嘉莉似乎沒有注意我說什么,去看那越來越涼的落日,這是秋天的落日,別有一種韻味。讓人覺得有一點點淡淡的憂傷。云嘉莉沒有再說話,我也沉默了。前面碰到一個坡地,云嘉莉的高跟鞋有點麻煩,我說:“來,我扶你”,不知她是沒聽清還是怎么的,她很自然地把手插進我的胳膊里,像真正的戀人依偎著我。我也默契地用手臂夾著她的手腕。天啊,我真希望能永遠都這樣下去,還有那大海邊的落日,已經非常柔和,也美到了極致,美不可言。落日下的波浪,一波一波地緩緩涌來,溫柔地撫摸著沙灘,這絕對是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黃昏。

                返回的時候遇到一個小小的插曲。海邊有幾個小女孩在賣玫瑰花,我給云嘉莉買了一枝,云嘉莉拿在手上,很快樂的樣子。我們就鼓動小關也買一枝回去給老婆,小關說:“那不行”,“為什么?”云嘉莉打抱不平,“那怎么能讓她知道還有什么玫瑰之類,在家里要搞閉關鎖國的愚民政策,根本不能讓她知道還要送什么玫瑰之類”,我們哈哈大笑起來,“對付老婆”,小關一看大家笑,更得意了,“這是絕招。最好讓她什么都不知道,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昨天晚上我本來說十二點回家,結果我十一點回去了,我老婆覺得還不正常,怎么提前了,還產生了懷疑,所以,你不送什么玫瑰之類還好,一送,她反而會懷疑是不是送給別的女孩子沒送出去,所以又帶回家了,反而會有麻煩。所以,絕對不能跟老婆客氣,男人就是這樣,男人就是大爺,她慢慢就適應了,就會覺得這才是正常,那些電影電視里的什么纏纏綿綿恩恩愛愛之類是假的,虛偽的,騙人的,”,我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云嘉莉聽得似乎目瞪口呆,問:“還有什么招?”“別再說了,”我對小關說,“別毒害青少年”,我又對云嘉莉說,“你別聽他胡說,他是那種一回家晚五分鐘就要下跪寫檢討的”,我們說著笑著,一起回了酒店。

                那一夜我自然無法人眠,我后來又一個人出來,在沙灘上漫步。我浮想聯翩。沙灘上坐著一對又一對相擁的情侶,還有人在唱歌。海上漁火點點,岸上萬家燈火,我看到還有不少年輕男女在海里游泳、追著鬧著,他們好像全身都充滿活力,永不知疲倦似的,我又想起云嘉莉,她也正是這樣的年齡,還不知道愁滋味的年齡。我打了一個哈欠,感到有點累了,我看著那些還在興致勃勃地打鬧的年輕小伙姑娘,好像不需要睡覺似的,我第一次感到自己老了。我看到海邊的草地上有個小女孩,摘了一朵黃色的小花戴在頭上,很臭美的樣子,就忍不住笑了。我想起小時候,我們家全是男孩子,我就特別羨慕那些有姐姐妹妹的同學,我最希望有一個漂亮的妹妹,乖乖的讓人疼愛的樣子,天天跟在我后面,我也沒有什么別的奢望,只是想能讓我牽著她的小手,和她說著話兒,一起回家。幾個年輕小伙子小姑娘打鬧著從我身邊喧嘩而過,我再一次想起云嘉莉,雖然我和她認識不久,她對我似乎很信任,她好像對任何人都很信任,很坦誠,毫無保留。難怪有那么多人會喜歡這個女孩子,她的真誠和美麗打動了每一個人。我開始相信那些傳說了。可是,好像并沒有人迫她,大家都對她很好,但那更多是一種尊敬。為什么?我想來想去,可能是她太完美了,男孩子們都覺得自己不配。雖然大家自己的生活都不一定如意,低俗不堪,混亂不堪,可還是希望能保留和珍愛一點美好的東西,不忍傷害,于是,純潔無瑕的云嘉莉就成為了這樣的一種寄托與象征。云嘉莉就像詩歌界的明星,照亮著大家幽暗的生活。所以,別看詩人們有時很隨便,可有時又很敏感,比如對于美。

                第二天,我的目光一直追隨著云嘉莉,每看見她微笑一次,我的心就會被扯一下,覺得又痛苦又滿足。第二天上午下午我都不知道怎么過去的,直到晚上,因為要在天涯海角舉辦詩歌朗誦會,小關開了一部小面包車拉我們幾位年輕人直接去現場。“嘉莉,來,跟我坐一塊”,我說,許小溪他們都笑了,“果然是林老師厲害”,“云嘉莉,你不要上他的當,他外號叫冷血殺手呃”,大家笑得更起勁了。云嘉莉笑笑,坐到了我身邊,“笑什么笑,沒見過談情說愛嗎?”我不屑的樣子,大家又笑了。車開動了,在黑暗中我看著云嘉莉,她好像感覺到了,一動不動。前面后面的幾個小伙子都搶著問云嘉莉這個那個,我聽著她輕柔的聲音,心底陣陣顫栗,我覺得該有個了斷了,就突然問:“嘉莉,你有哥哥姐姐嗎?…‘沒有啊,怎么啦?”云嘉莉回過頭來,用天真的眼睛注視我,她黑色的眸子在暗中亮晶晶的。我的心好像突然好受了很多,“那我以后當你哥哥,”說完,我的心里感到一種甜蜜,“好啊”,云嘉莉聲音清脆地說o“那我們都想當你妹夫”,劉瀟他們起哄說,然后齊聲喊:“哥”,“吵什么吵,”我故作嚴肅,“什么都講個先來后到,排隊排隊,以后凡是和云嘉莉見面都要經我簽字批準”,“咦,剛才不是還在談隋說愛嗎?怎么又成妹妹了”,小關說,“少廢話”,我故意繃著臉,我又宣布,“從此,我就是云嘉莉的保護人,誰敢打我妹妹的壞主意,當心他的腦袋”,“我第一個申請”,許小溪舉起手,大家笑成一團,“你是要申請見面還是要第一個打壞主意?”張云夢笑得氣都喘不過來了。云嘉莉則在一旁笑吟吟地看著,車廂里鬧成一片。是的,我從小就盼望有個妹妹的愿望今天終于實現了。而云嘉莉,也笑得非常甜蜜。我捏了捏她的小手,而她,就這樣讓我握著她的小手了。我居然在天涯海角找到了一個夢中的妹妹,而且這么美。我會很珍惜的。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皇都彩票 www.0194002.com | www.33352055.com | www.ks1385.com | www.833bbb.com | www.703270.com | 32555r.com | www.3170004.com | www.7036dd.com | www.636309.com | 5168dd.cc | www.ds22222.com | www.63606g.com | www.845755.com | 77606f.com | www.704178.com | www.7036d.com | 3245o.com | 40033i.com | www.144676.com | www.16001.com | 8577o.cc | www.yy883.com | www.660689.com | 58802k.com | www.yh66609.com | www.hg77730.com | www.50026v.com | 7720c.net | www.107601.com | www.610560.com | 2021o.com | www.3709885.com | www.189999a.com | wnsr8822.com | www.13658017870.com | www.658060.com | 12qz3.com | 66876l.com | www.3846i.com | www.022jx.cc | js551.com | www.9737tt.me | 5443m.com | www.223456t.com | www.71399s.com | 44005156.com | 3009r.com | www.mgm868008.com | www.638809.com | y2306.com | www.848777n.com | 2373f.com | www.81866u.com | www.7376.com | 3389.com | www.0882389.com | www.0600g.cc | swtynnn.com | www.bet3652019.com | www.00665c.com | i1915i.com | www.230230zf.com | www.66332i.com | 9030x.com | www.4996hk.com | www.407870.com | s2490.com | www.6238.am | 1077hhh.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