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乾坤 >>詩觀縱橫 >>詩人寫作 >> 文學博士梅紓:性詩的詩性
                详细内容

                文學博士梅紓:性詩的詩性

                时间:2018-08-15     作者:梅紓   阅读

                性詩的詩性

                ——以“下半身”、垃圾詩為參照

                梅 紓



                  一


                  那豹子一遍又一遍掠過她的身體,卻又像草原長風一遍又一遍吹過,而她在他身下輾轉翻騰,像一個奉獻給寺廟的處女乘著這股風駛向那美妙的,馴服的圣火,勾畫出忘卻塵世的柔和線條。于是她屏息輕聲地喃喃細語:“羅伯特,羅伯特,我把握不住自己了”。


                  美國作家羅伯特·詹姆斯·沃勒的《廊橋遺夢》如此寫性,如此寫女主人公弗朗西絲卡的性覺醒,如此寫她坐上欲望號列車后的獵獵奔馳:詩意、動感、忘塵,閃射著異域的智慧與春風駘蕩。


                  性、詩歌,這對絕代雙驕都是閃耀在我們漫漫人生枝頭上的蘋果:光艷多汁,令人口水滴嗒,甚至很多時候是現代人枯寂一生中唯二的生命安慰。她們的欣欣向榮、載浮載奔,正好反射出了我們人生的枯寂與荒蕪。


                  性之美好,源于天造地設,而人又源于性,生于性,性是我們個體生命的各拉丹東。凱撒的歸凱撒,性本應被大聲地歌贊。詩歌呢?她是最具精神性的語言陶罐,圣水盈盈,引領人抵達精神的自由,使人在物質之外的一片云天水岸上自由遨翔。那么性與詩歌這兩個尤物歡愛云雨生出的“性詩”,是個寧馨兒還是個怪胎呢?有沒有什么藝術標準來框定它,特定意象來驅遣它?它有無歷史鏡像可借鑒,美學原則要遵循,它到底能在多么遼闊的草原上打馬如飛、飛沙揚塵?


                  正如性別中有男、女這兩個正負極一樣,性詩也常撕扯著向兩端裸奔:


                  以性挑逗、性刺激、性教唆、性宣泄等展示低級欲念為能事是一端。“在它匱乏的時候,使人陷入痛苦;在它滿足的時候,使人陷入無聊”,叔本華老先生這樣評價這些東東。將男女之事作為性別兩極間的創造、高峰體驗來進行審美觀照(基本精神、情感、生理欲求之外的)是另一端。


                  先看一首:你小聲小聲地說夢話/說著說著,枕邊長出了——/蘑菇、木耳、小白菜/再說,又長出了葡萄和蜜瓜/我聽著聽著就想吃了/聽著聽著胸口的河水泛濫了/......./沖垮堤壩/泥土散了,夜晚一片狼藉。


                  這是武漢女詩人夜魚2010年9月6日應“網絡詩選”公開征集優美性詩活動的倡議寫下的一首性詩《夢話》。


                  再看:晚上十一點后我又脫光了她的衣服/在她一雙雪白的大腿間/我一直瞇著眼睛瞧那處微微閃光的地方/摸了又親/終于狗一樣爬上去/又終于尸體一樣滾下來/早上醒來時艷子說我愛你了列/聲音濕濕的仿佛帶著昨夜的露水/我沒有說話/我轉過身抱她/可我轉身的時候弄折了幾枚早春的陽光/當我抱她的手就更用一點力時/她伸手下去/要拔我一根毛/又拔她自己一根毛/接著一根綁了另一根/綁好了給我看/像個卷卷曲曲的十字架/我說艷子這是干嘛呢/她說你豬呀今天不是情人節嗎/我就做個情人結呀/說完她把它夾在書中/有刀歹的詩的那一頁。


                  2000年前后,中國詩壇出了個在詩歌中以身體為背景的“下半身”,這是它的代表詩人沈浩波的《情人結》。面對傳統溫良恭儉讓的詩歌,沈下半身宣言“我們亮出了自己的下半身,男的亮出了自己的把柄,女的亮出了自己的漏洞。我們都這樣了,我們還怕什么?”


                  還有:日/是一個生殖力很強的字/用它可以造很多的詞/比如日子日前日歷/日出日落/日本日圓日語/雙休日星期日/日日夜夜或夜以繼日等等/但為了文明禮貌和五講四美/也為了遵守黨中央提出的/公民道德實施綱要/有一個詞只能做不能說/即使要說/也只能用同居或同房來代替/下面/我就用同房來換掉那個日字/日子就是同住一間房子/日出日落就是同在一間房子里/挺進又拔出/星期日就是星期天同房/夜以繼日就是晚上繼續同房。


                  這是“下半身”之后橫空出世的,以“下賤”為核心的“垃圾派”的代表詩人徐鄉愁的《用日字組詞》。該派宣稱“活著就是人類的幫兇,我們不如抱著這個世界一起跳入糞坑,崇高有多高,濺起來的糞花就有多高。我們用肛門呼吸”,“一人垃圾,全家光榮”。


                  將三首詩放在老眼下覷來覷去,我最直觀的感受是:《夢話》棄絕“艷詞”,擇取最素淡的意象寫男云女雨,如素炒三鮮,甘口爽心,不厭不膩,讓人憧憬。《情人結》固然有玩世不恭、自嘲的成分,解構了偽崇高,但多少讓人覺得有那么點惡心。這恰是“下半身”的一貫伎倆:將性愛、性器官一一裸示,將微妙曼妙的“性心理”、性事置于太陽底下粗鄙化。《用日字組詞》在調侃、小幽默之外,果真是糞花四濺、一片橫掃。


                  性愛本身是美好的,但不同的人寫出來卻是垃圾與優美截然有別,這說明詩歌的美、丑是與詩人的精神高度關聯著的。


                  網友丁友星在《中國詩壇的兩大黑暗:一個是下半身,一個是垃圾派》中直指:下半身、垃圾派的發展旁逸斜出,以美為丑,以丑為美,造成了一定意義上的詩歌黑暗,并以其黑暗蒙蔽了一部分缺乏判斷力的詩人的眼。但作為意識形態的文學藝術,長此以往,它們卻會毒害社會、腐爛社會、損毀民族精神與人格。網友“惡你一把”說“從“下半身”到“垃圾派”,是從“流氓寫作”到“惡心抒情”。


                  在我看來,液體、鳳體、梨花體、羊羔體、肉體、性詩、垃圾具有審丑、反崇高、解構的特質,一定意義上釋放了一個時代的部分人群的情緒,也擴大了詩歌的表現領域及體裁探索意義,還具有部分的革命性,但關鍵是怎么去表現,關鍵是是否在審美視野的關照下,有所發揮。


                  古今的文學作品幾乎沒有不寫男女偶合,即學名叫“愛情”的東東的,而寫到愛情,就難以回避寫性。性作為人的“食、色”之大道,是成年男女們在夜色中、在地下,在一切可以的時間地點津津樂道的最重要的活動之一。在完成傳宗接代、繁殖生育這一功能后,性的娛樂性、游戲功能就凸現出來了,不管做者是羞羞答答,還是愉悅呻吟。而性在當下,早已不是武松拳頭下的老虎了。一年一屆的“廣州性文化節性博覽會”聲名日著,蘇州周莊的性博物館也是堂而皇之,觀者眾多。于詩歌而言,上海舉辦過“一個江南美麗女孩創作中國第一部性詩——2009年9月13日葉釗岐“性詩歌朗誦”專場。但有一個不容簡化的問題是當《金瓶梅》、《廢都》都日常化,不能在大眾間激起任何波瀾后,我們的詩歌該怎樣寫性?


                  是像古代宮廷詩、少數民間俚曲樣的寫些貴族姥爺、文人騷客們互相陶冶的艷情酬唱之作,還是如《肉蒲團》、《金瓶梅》般的一杠子干到底地有性無情的大旨談性?是像《九尾龜》這樣的狹邪小說步入喧淫的歧路,還是如《廢都》、《色戒》似的有情有性地以性為槍諷喻一個年代?還是直接以地攤文學為師,大寫:淫蕩的眼神、鼓脹的乳房、白花花的大腿、荒草似的陰毛、爛菜花似的陰道、彎刀般的陽具、嫖客的淫笑、娼妓的低吟,將男男女女置于床上,讓欲望和性事淹死他們?還是將人的“原始性”、“動物性”、“生物性”奉為萬仙神器,只追到“遠在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之前的地方”?


                  蘋果教父喬布斯說,跟隨自己的心,總有一天會找到自己的事業。克隆一句,色情詩歌、下半身詩人、垃圾詩派跟隨著粗鄙,總有一天會找到自己的恥辱柱。


                  當下新詩,與白胡子飄飄的《國風》、《離騷》比,不到區區百年,可謂黃口小兒、胎水未干,到底該如何來撬動古老而又年輕的“性”這個妖精?


                  二


                  優美的性詩必然是詩性郁郁的,必然是講究“中庸之趣、平衡之美”的。


                  所謂性詩的“中庸之趣”,是指詩歌要在“性”與“情”間找到焊接點、瞧準黃金分割點。不寫性,那不是性詩,也就不足以展示“性”的暗河下的自然人性、清澈美好以及它上等青花瓷樣的光潔質感;不寫“情”則又會墜入“下半身”、“色情文學”的泥穴,爬不出堆積在文字中的性器官。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中庸》。性詩就是要有這種“中庸精神”,因為表面看來性詩的寫作是一種趣味,實則是對現代健全人格的“人學”目標的追求。它以詩為載體,指向“美”,兼具“善”和“真”,這樣才能既高雅,又能去虛偽、避矯情。具體說來——


                  性詩的詩性、“中庸之趣”在分寸上的表現應該像高中生戀愛那樣,很純又很曖昧。


                  首先性詩要有分寸:優美而不猥褻,寫的是性,目標卻是情,卻是追求審美愉悅,以美、崇高為價值取向;它不能是A片,也不能是******,朦朧但不淺薄、直白,屏蔽引誘、把玩。比照而言,低俗的性詩則是自慰器、震動棒,是引人墜入動物世界的民間“春宮圖”,它們或者流黃、或者血腥或者暴力,與美感絕緣。我們既看不到高尚的文學作品對優美人性的“召喚”、也沒有審美欣賞中的“未定點”、“空白點”或者“期待視野”。有人把低俗性詩的誕生歸因于西方性解放思潮的獸性泛濫,歸因于封建文化中的老太爺們肆意虐姨太、玩孌童的影響,為性詩動則就白花花一片肉、紅乎乎的一堆器官辯護。其實遁向西方性解放、封建文化糟粕都是一種托詞,翻譯家姚風說得好,詩歌的生態環境與個人的寫作關系不大,詩歌是非常個人化的勞動,任何環境都不該影響或改變你在心中堅守的寫作。


                  性詩的詩性、“中庸之趣”在審美上應像成熟、風韻的女人。


                  前述夜魚的詩歌風格,是一種日漸成熟的風格,網友風荷在《夜的安樂園或魚的傳奇》中說,“夜魚的詩歌也有著最切身的溫暖和空靈,詩歌仿佛就是她自己的傳奇,有著瓷器一樣的清澈和淡定,以及對于命運神性般的敬畏和感恩。懷一顆干凈的心行走,夜魚注重對自身內心的探視與挖掘,她的詩歌詮釋的就是她靈魂的密語。她的詩簡潔豐厚,她讓那些大眾的詞匯散出自己獨特的質感之光。”在這種風格籠罩下,夜魚寫的性詩《夢話》自然有“中庸之趣”了:含蓄又優美,朦朧又有所點擊,在性與詩之間找到了較恰切的平衡之美。


                  詩性、“中庸之趣”的性詩常引發審美的心理快感,而不是性生理快感。它如同成熟嫵媚的女人,既不用暴露來證明自己的性感,也不遮遮掩掩、矯柔造作來西施效顰。她舉手投足間自有一種自然和風韻:真實、自我、簡單、快樂,引人向上,心生美好、親近感,卻并不會引人將手伸向自己或者別人的襠部。


                  美國著名詩人華萊士·史蒂文斯說:“金錢是一種詩歌,觸及到人的存在本質,金錢和詩歌在不同的方向上救贖著自我。一個影響著一個人的生存質地,一個影響一個人的生命質地。”


                  我想說性詩的高下、優劣決定于我們的審美質地。


                  性詩的詩性、“中庸之趣”在技術層面講究語言之美、意象之美、意境之美,主題含蓄優美,意境纏綿哀婉,像琥珀樣內嵌詩性特質。


                  中庸之趣的性詩就像西方的人體畫,比如威廉·布格羅的半裸畫吧,健康、陽光,充滿智慧、靈性,有著欲說還休的特質,“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窮”。


                  語言之美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似火!把一塊泥,捏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捏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管道升《我儂詞》)。


                  兩個人的欲打碎重做,云雨之歡,永遠合體的一腔情思、情欲,在鋪陳和白描的手法中透紙而出:真實、酣烈。而這是借助似面談似敘說這樣的語言的樸素美升騰出來的。比較于有“中庸之趣”的這種優美性詩,色情的性詩則是語氣粗俗、意象粗陋、語法粗糙、語詞粗鄙。像薛蟠的“女兒樂,一個毛毛往里戳”就是一個經典文本。


                  意象之美


                  一枝紅艷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1300年前,酒至半酣的大唐詩人李白為肥美的楊玉環寫下了清平調詞三首,這是第2首,也是一首性詩。無疑這是一首華美香艷的優美性詩,將皇帝老子床上的那點事寫得美好、艷烈,含情含嬌。“紅艷”的色彩意象,露、云雨、巫山等特指意象,都是朝向“性”的,都很美。


                  意境之美


                  意象等具體、細小的元素構成了詩歌的意境。下半身寫“性”動用器官,垃圾派寫“屎、尿”,選取的都是粗鄙的意象,這或許與“下半身”是流氓是賤人,“垃圾派”是刁民是人渣的身份有關。當詩歌里充斥著生殖器、雞巴、屎、尿、垃圾的時候,優美的意境就不知道從何而來了。陳傻子在《我為什么要寫性》中說“中國的所有漢字都是平等的,沒有誰比誰更高尚,或者更卑賤。比如‘米’就和‘屎’是平等的,比如‘陰莖’就和‘口腔’是平等的等等,都是生活和人體的一部分,為什么只能說‘米’而不能說‘屎’呢?為什么只能說‘口腔’而不能說‘陰莖’呢?天下沒有這個道理”。


                  雖然漢字是平等的,但它們在生活中一旦約定俗成后,其能指意義就不平等了,米能下鍋,屎就只能入廁了;它們飛翔的語境也不平等,正如同我們在廁所里不適合宴客大嚼一樣。


                  三


                  博友雪峰曾發問:“性愛詩歌,真的就是下半身的靈魂,真的就不可以寫得既文明而又優美?如果說人的上半身承載著包括知識、文化、傳統、哲理、承擔、思考等的使命,那么,我們的下半身就真的只有低級、墮落、淫穢、污濁、變態嗎?而詩歌作品,就真的寫不出人類對于性愛的苛求,自由的呼喚,靈與肉的和諧以及高貴典雅的吟唱了嗎?”


                  在這個被IE、IM、IGOOLE、IPHONE(分別對應的是:網絡、即時、想象力、視覺新貴蘋果手機)等電子產品解構的時代,博大積極的詩歌精神被空泛、悲觀的詩歌精神、橫流的物欲所鵲巢鳩占,自然詩人們難以寫出曠世清絕的奇音。網絡時代的很多詩人的生命支點——人格精神被抽空,成為了空心人、稻草人。而他們生命中最陰暗的一面,在物語、性欲等的擠壓下,像黑黝黝的宇宙黑洞朝著世界打開,他們深陷在小我與大我糾結的泥詔中而不能自拔,以致于在他們貧血的文本里:色情口紅、政治調侃、娛樂八卦、歷史戲說、文化噱頭大行其道,詩歌的詩性如2011年的股市樣一路下滑。30年來:朦朧詩時,北島們還有《我不相信》、《一代人》標舉的英雄情懷,但他們已經是只想做一個人了,后來“童話詩人”顧城在新西蘭激流島殺妻、自戕,連人也沒做成;到了于堅、韓東們的日常主義,詩歌再次順著《大雁塔》滑向《尚義街6號》。伊沙們,一湐尿,在《車過黃河》的瞬間,澆在母親河的神龕上,將千年的文化“解構”,詩歌精神再次陷落。新世紀之交到了沈浩波的“下半身”、徐鄉愁的“屎歌”,中國詩歌精神更是落紅一地:“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才懶得去尋找光明/不如把自己的眼睛戳瞎/我越瞎/世界就越光明”(徐鄉愁)。


                  如此,伴隨著十年來網絡的功與過、“罪與罰”,所謂的“中庸之趣、和諧之美”的性詩也就在整個詩歌的傾巢之下,岌岌可危了;如此,物極必反,當下也到了正視性詩,提倡性詩審美寫作的時候了。


                  注:本文部分材料來自于、參照于網絡,恕不一一注明。梅紓(shu),70后,復旦文學博士后。豫信陽籍,祖籍武漢新洲。現居上海。某內刊主編,兼《西部作家》常務副總編、《西部詩選》總監、《千高原》(《散文世界》)編委,郭沫若研究中心研究員。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皇都彩票 01572.com | www.2934s.com | 9895l.com | 0500h.com | www.k4737.com | www.d456x.com | www.hjdc051.vip | www.237544.com | cc3336.com | www.330099c.com | www.5856873.com | bcbm777.com | 3178hh.com | www.5446dd.com | www.675266.com | 39199n.com | www.1310909.com | www.zzyl64.com | 2613n.com | 50023399.com | www.3066mm.com | www.367137.com | bwinlll.com | www.81866y.com | www.ag6666.com | www.108805.com | 33382v.com | www.gp4672.com | www.4737000.com | 20040.com | js90055.com | www.06386633.com | 4647k.com | 20054422.com | www.tyc57.com | www.38396.com | 2776j.com | www.817368.com | www.jzvip22.com | x4444.com | www.7830r.com | www.hg6767a.com | yh996.vip | www.3668722.com | www.77114m.com | 131bb.net | www.ylhg2233.com | www.833369.com | 0234aa.com | www.v15542.com | www.21202n.com | 0860d.com | www.654234.com | www.919588.com | 80368bb.com | www.hg1044.com | www.106267.com | o4212.com | www.cp0017.com | www.318097.com | feicai0513.com | www.669112.com | 22hh8331.com | www.41414688.com | www.36787b.com | tt888c.com | www.qmc0033.com | www.101062.com | wns88.com |